從很久以前,在面對困難的時候,我總是逃跑,
裝作若無其事的和對方保持安全距離,
或者是決裂的上演戲劇性情節,然後讓這個人從我的生活中消失........

我總是在作這樣的事情。

以為自己是蜥蜴,斷尾求生。
以為自己是鴕鳥,把頭埋在沙裡就覺得世界太平。

我想不斷的按下重新開機,讓自己能夠重新來過。

所以感情不好的人,惹到我的人,常常會面臨我MSN的封鎖之類的事情,屢見不鮮。

只是雖然我表面上刪除了對方,封鎖了對方,
我卻無法將自己受到的傷害抹去,
這些傷會反覆的冒出來提醒我,我曾經是讓自己多麼難堪。
於是我一再地把自己變的更加極端、更加絕決,絕對不拖泥帶水,像刀刃一般鋒利,人家惹不起也不想靠近。
我把自己放在一個,總是對的,卻總是受著傷的地位。

在我和我此生最好的異性朋友交往的時刻,
我也被迫面對,這個人我無論如何也不想失去的窘境,
即使是失去了所有用以武裝自己的面具,我也並不想失去這個人,
也並不想傷害他,不想傷害自己。

於是我開始,慢慢看到,在每一次感覺不安的時候,
腦子裡面瘋狂竄出的毀滅性言論。

那些言論總是要我做出破壞目前關係的決定,
要我切斷四周的連結,要我遠離人,要我"保護自己"。
在我想像的世界裡面,四周都非常的險惡,唯一善良的只有我自己,
所有其他人的意念都是那樣單純的想傷害我,並沒有參雜各種錯綜複雜的情緒。
也就是說,這種要切斷的念頭,其實單純的像是一種衝動,
跟現實生活中錯綜複雜的人心可謂完全脫節。

我稱這種念頭為:自毀傾向。

最開始的時候,光是要承認自己有這樣的行為模式,就很痛苦。
因為這實在是一件很愚蠢又很鳥的一件事阿,老實說......
向自己承認自己是這麼脆弱,這麼沒有自信跟安全感,真的很難受。

但我還是選擇了,面對我自己,因為我不想要總是被自己的想像驚嚇,
我想活在現實中,即使這現實會傷害我,也是一樣。

在承認自己有這樣的傾向以後,
每一次想要離開的時候,我會先擁抱自己的內心,
然後慢慢的問自己一些很簡單的問題......
「他真的是這個意思嗎?」
也慢慢的練習去問我懷疑的對象:「為什麼?你是什麼意思呢?是我想的這樣嗎?」
(這是過去的我一直不允許自己去問的,因為害怕對方拒絕回答)

然後,每一次都發現,和我想的很不一樣。
對方可能根本沒想到我,只是很自然的做出反應,我卻大大的受傷,然後就陷入自己的內心小劇場。
久了以後,要辨認這樣的傾向變的很容易,
也比較不會因此有大大的動搖。

發現自毀傾向變弱了以後,我比較有安全感,比較沒有防備,
比較能夠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心情,
也變的真正的直率,而不只是口快。

我覺得這是讓我很開心的一件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likali 的頭像
kalikali

小哈比的樹底洞

kalika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