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些日子,在房間裡翻到了大學時代丁丁寄給我的信。

那是兩個小女生,很認真的在相隔一南一北的狀況下,跟自己高中要好的朋友,保持聯絡的方式。
我細細的看了好幾遍,然後,
提起筆,抓起幾張大張的可愛便條紙,
很認真的寫了一封信給她。

一邊寫著,一邊想起許多事。

還記得在大學時我跟本無心唸書,多半的課程都在畫畫跟寫信。
(其實跟高中差不多,不過我高中認真多了,哈哈。)

想起一些大學的教室的樣子、時常陰雨的天氣、木柵的味道、長途通車的疲累、
大學時喜歡的男生看起來的樣子(還是長的一樣阿,宋同學)、
想起在當時租的套房自己做早餐的味道,空氣中清冷的感覺,
想起在大一升大二的暑假,我是怎樣拿著系上同學的照片,
細細的對丁同學解釋這是誰誰誰,
我現在的生活是如何。

把這些信紙都蒐集起來,應該可以拼湊出我們生活許多的細節。

到現在我還記得,我是從丁同學的信裡知道,
那從南部紅到北部的「薑汁撞奶」,和當時他的室友多麼迷戀那薑汁的氣味,
總是在小小的房間中烹煮,讓討厭薑味的丁丁很難受。

想著想著,覺得好不真實。

時間就這樣的流過了,而我們還在這裡。

改變的事情很多,例如我的外型,以及寫不到兩張信紙就抖的右手。
不變的事情很多,例如時時把對方放心上的珍貴友情。

我看著我手中的信,決定,字太醜了,要多練字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likali 的頭像
kalikali

小哈比的樹底洞

kalika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