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陣子對戰阿本,讓我看到心裡滿滿的,是對於工作出問題、生計出問題的恐懼,

我努力試著去面對,去經歷。

然後,最近發現連去看整骨的時候,

心裡的恐懼都像噴泉一樣湧出,噗噗噗噗、噗噗噗噗,

從關節的深處,積存的恐懼爭相湧出,淹沒了我整個人。

而我在這個過程中,顫抖著,飄移著,經歷著。

 

最近除了恐懼之外,還有憂鬱。

我這一生,一直覺得自己「就是不可能得憂鬱症的個性」,

我沒有憂鬱超過三天過,即使是遇到很糟糕的事情,

腦袋也會自動編造情節,嘲笑其中可笑之處。

我以為我,這輩子跟憂鬱是無緣的。

但前陣子,莫名變的很常哭泣,為了一些很小的事情,哭泣哭泣,不停哭泣。

失去了動力一般,懶洋洋的,讓自己被憂鬱淹沒,讓自己沈入憂鬱裡。

有時候一起床,就覺得很是憂鬱,很沮喪。

 

我沒做什麼事情努力振作,因為我也覺得大概是以前壓抑太多,

現在我的憂鬱浮現,希望我能夠好好的經歷它、抱抱它,

所以我只是盡可能的讓自己在當下感受憂鬱,感受自己從來都忽視的這一面。

承認自己也會有這面,讓我覺得很驚奇,

原來,我壓抑了很多自己的憂鬱,

原來,我可以一天到晚憂鬱,超過三天。

我還是有幽默感,還是會看到事物好笑的荒謬的點,但同時我還是能感受到深深的憂鬱。

原來有這麼多看似衝突的情緒毫不衝突的被包容在我的身體裡。

 

之前經歷過好幾次生理心理同時席捲而來的情緒風暴,

對於這一波波湧出的情緒已經不會大驚小怪了,

只有盡量的在當下中穩住自己,

期盼經歷過這些風暴之後,內在能夠更安穩平靜,更愛自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likali 的頭像
kalikali

小哈比的樹底洞

kalika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