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日和狗先生一起去看了丹麥女孩這部片。

想看是因為在愛的萬物論裡,覺得男主角把史蒂芬霍金演的真好。
加上柚子弟弟說看了但不太瞭解戲裡的情感,所以想找機會去看。

是一部很沈重的電影。

不過,我覺得主角的太太才是真的主角。
因為劇裡唯一一次提到「丹麥女孩」,是在葛蕾塔去找漢斯的時候,
漢斯說他跟一位丹麥女孩有約。
而劇裡面,埃納爾似乎也不是丹麥人(?),我不是很確定。

我的感覺是,這一場人生的悲劇,來自於矯枉過正,以及對自我的迷戀。

看電影的時候,我感覺,葛蕾塔好像有點同性戀傾向?
所以他看到了埃納爾裡面的莉莉,並為其深深著迷......著迷到這一生,他都畫著莉莉,追尋著莉莉。
在葛蕾塔事業失意時,埃納爾無條件的支持著她,鼓勵著她,找到真實自己的熱情所在。
她真的愛著埃納爾,因為他跟埃納爾的關係之中,埃納爾是被動的,
葛蕾塔可以盡情的展現自己的積極主動、堅強的那面,而脆弱得一面也被支持、被撫慰。

那是很深的一種連結。

劇裡說,她主動跟埃納爾攀談、主動親吻埃納爾,那感覺像是在親自己。

也許正因為那太像親自己了,所以,他無法放手。
但她也一直很努力的,去接受埃納爾心裡的希望---變成莉莉。
那真的好難好難,自己所愛的人,不願意為了自己留下來,
是一個很大的傷痛。

但即使如此,葛瑞塔還是,留在他身旁,支持他、保護他。
即使莉莉竭力的想要否認自己身體裡還有一個埃納爾..............

而埃納爾,其實我覺得,他從頭到尾都不是一個真正的女孩子,
只是在想要模仿女孩子的穿著的階段,被很狠的打斷,殘忍的壓抑。
所以他的心一直停留在故鄉,而莉莉破繭而出之後,一直瘋狂的想要當個「和埃納爾沒有關係的莉莉」。
他一直想把自己的過去切斷,把眷戀埃納爾的葛瑞塔切開,
最後一次他急匆匆的想要去動手術,就是看到葛瑞塔對於埃納爾的思念,
而莉莉拒絕再度扮演埃納爾的角色,他徹底的認為那個自己是不該存在的。
但同時他又很需要葛瑞塔.........

不知道莉莉心裡,是怎樣想著葛瑞塔的呢?
又是怎樣解釋女性的自己對於葛瑞塔的依戀跟需要呢?

我並不是身歷其境的人,無法瞭解那種感受。

不過我在想,到底莉莉需要的真的是變性嗎?
還是希望自己「構造上真的是女人」,所以才能「理直氣壯的希望別人把自己當女人看」?

他心裡真正渴望的,從他最後的夢境來看,是完全的被接納。

那麼,他是不是沒有真正接納自己呢?

我覺得我們內心都有偏男偏女的部分,其實究竟是偏男偏女,又是誰定義的呢?
不能夠不分類不界定,只是單純表現出自己的樣子嗎?

如果我們都可以接受自己也接受別人,給自己給別人摸索澄清的空間,
這世界上真的可以少很多悲劇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likali 的頭像
kalikali

小哈比的樹底洞

kalika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