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每天寫日記,遇著特別痛苦的時刻,我就換一本日記本,把舊的藏起來,或撕毀。我以為這麼做會帶來好運,讓我重新開始。」

看到這句子時我啞然失笑,原來這個世界上,
有人跟我一樣,一直想要切、切、切,
把不愉快的切割掉,想要按下reset鍵。

想到過去的戀情,在痛苦的分離之後,
我總是想把一切切割,把曾經受傷痛苦無助的自己埋葬,
重新用一個堅強純真的面貌開始生活。

我花了好多好多時間,好多好多努力,
把自己切的體無完膚,把自己切的幾乎什麼感覺也沒有,
把自己切的像鑽石一樣閃亮。

原來這世界有人跟我一樣。

突然有一種自己並不是孤單的,自己也沒有錯的放鬆感........

當時的我,只是不明白要怎麼接受自己,
我試著找一條出路給自己,就只是這樣而已。

我並沒有錯,只是讓自己太辛苦了。

很想給過去的自己,送一些擁抱和愛,更多的是接受。

嘿,親愛的,你一直很好,很美,沒有人可以損傷你的純真。

「我們收拾記憶,檢閱過去,人生有些場景,多盼望沒有發生。........過了那麼久,現在的我,珍愛那些難堪的、尷尬的、痛苦的、孤獨的、地獄般的時刻,我不在盼望能把生命裡某一階段的時間刨走、割除,我輕輕撫愛它們,知道那是我身上特殊的班文。麻子阿,是我的圖騰、徽章,是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自己所有總和,讓我如此複雜、又那樣豐沛,除掉任合一部分,我都無法成為現在的樣子。」

其實,我還是希望生命中沒有遇到某些人,
可以省略很多不必要的痛苦,因為那些痛苦終究也無法改變我些什麼。

但我也喜歡現在的我自己,感覺比十年前、二十年前,更是我自己的樣子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likali 的頭像
kalikali

小哈比的樹底洞

kalika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